所在位置: 首頁 > 裁判文書 > 2013民提2
2013民提2
  • 發布時間:2015-06-08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3)民提字第2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廣州星河灣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欖核鎮民生工業區。
法定代表人:黃文仔,該公司董事長。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廣州宏富房地產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大石街朝陽東路214之六綜合樓(一)101。
法定代表人:黃文仔,該公司董事長。
兩再審申請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許德超,該公司員工。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自貢市星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榮縣旭陽鎮新生街78號。
法定代表人:李金玉,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沈平,四川宏宗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廣州星河灣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星河灣公司)、廣州宏富房地產有限公司(簡稱宏富公司)因與被申請人自貢市星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簡稱自貢星河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不服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2月15日作出的(2012)川民終字第2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2年12月25日作出(2012)民申字第558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3年3月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許德超,自貢星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沈平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四川省自貢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星河灣公司原為廣州明宇木業有限公司,2007年8月正式更名為星河灣公司,企業經營范圍主要為生產裝飾板、人造板、其他木材加工產品及鋁合金門窗和玻璃幕墻,企業管理咨詢等。宏富公司成立于2000年1月21日,企業經營范圍主要為房地產開發、銷售、出租,房地產中介服務等。自貢星河公司成立于2007年1月,企業經營范圍主要為房地產開發經營(二級),建筑機械出租等。
“星河灣”注冊商標由中文“星河灣”的藝術字及英文“StarRiver”組成,該商標于2002年9月28日、2003年9月21日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準注冊,注冊人為宏富公司,商標注冊證號分別為第1946396號和第1948763號,其中,第1946396號注冊商標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6類,范圍為辦公室(不動產)出租、不動產出租、不動產代理、不動產估價、不動產管理、不動產評估、不動產中介、公寓管理、住房代理,注冊有效期自2002年9月28日至2012年9月27日;第1948763號注冊商標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7類,范圍為建筑施工監督、建筑結構監督、工程進度查核、建筑信息、維修信息、室內裝潢修理等,注冊有效期自2003年9月21日至2013年9月20日。2005年7月14日,廣州市宏宇企業集團(簡稱廣州宏宇集團)受讓取得上述二注冊商標。2008年7月14日,星河灣公司再次受讓取得上述二注冊商標。2010年5月26日,星河灣公司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報送許可宏富公司使用第1946396號注冊商標的使用許可合同備案申請。同年8月10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予以備案,許可期限自2008年7月15日至2012年9月27日。
從2001年起,宏富公司等單位就開始在南方日報、羊城晚報等相關媒體上對星河灣樓盤進行宣傳。原告開發的以“星河灣”命名的樓盤先后獲得2005年詹天佑大獎優秀住宅小區金獎、中國人居社區國際范例獎(2005年)、國家康居住宅示范工程(2005年)、中國建筑文化斗拱獎(2006年度)等獎項。“星河灣”商標在2005年8月被評定為廣州市著名商標,并于2008年12月再次被評定為廣州市著名商標,2008年2月“星河灣”商標被認定為廣東省著名商標。
2006年1月12日,鐘某某以拍賣方式獲得榮縣河西新區B2-01宗地。2006年3月23日,自貢市榮泰房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榮泰公司)與鐘某某簽訂合作開發協議書,雙方約定合作開發鐘某某合法取得的榮縣新區B2-01宗地范圍內的開發項目,項目名稱為“星河灣”小區。2006年4月3日,榮泰公司向榮縣河西新區管理委員會申請將榮縣河西新區B2-01宗地修建的商住樓小區工程項目命名為“星河灣”商住樓小區。2006年4月10日,榮縣河西新區管理委員會予以批準。2007年3月10日,榮泰公司與自貢星河公司簽訂開發項目轉讓協議書,榮泰公司將位于榮縣河西新區B2-01宗地的榮縣“星河灣”小區工程項目的所有權和開發權全部轉讓給自貢星河公司。榮縣“星河灣”小區工程于2008年通過驗收。“星河灣”已作為自貢星河公司開發的榮縣河西新區B2-01宗地商住樓小區的名稱。在自貢星河公司與購房人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中載明的出賣人為自貢星河公司,土地使用權的位置在旭陽鎮星河灣,商品房地名核準名稱為星河灣。
2010年9月30日,星河灣公司以自貢星河公司侵犯其商標專用權,構成不正當競爭為由,向自貢星河公司發出《關于要求貴司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函》。2010年10月14日,星河灣公司向公證機關申請證據保全,2010年10月29日,廣東省廣州市南方公證處出具(2010)南公證內字第40014號公證書。該公證書載明涉案“星河灣”商住小區系自貢星河公司開發,小區名稱為星河灣,地理位置為榮縣新城星河灣。榮縣河西新區管理委員會成立于2004年2月20日,系榮縣人民政府派出機構,其根據榮縣人民政府授權在旭陽鎮人民政府委托管轄區域內行使縣人民政府的經濟管理職能,全面負責轄區內的經濟開發和社會事業。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一、關于宏富公司是否具有適格的原告主體資格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01年修正,以下簡稱商標法)第五十三條“有本法第五十二條所列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之一,引起糾紛的,由當事人協商解決;不愿協商或者協商不成的,商標注冊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也可以請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處理。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處理時,認定侵權行為成立的,責令立即停止侵權行為,沒收、銷毀侵權商品和專門用于制造侵權商品、偽造注冊商標標識的工具,并可處以罰款。當事人對處理決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處理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內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向人民法院起訴;侵權人期滿不起訴又不履行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進行處理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可以就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進行調解;調解不成的,當事人可以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向人民法院起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商標法第五十三條規定的利害關系人,包括注冊商標使用許可合同的被許可人、注冊商標財產權利的合法繼承人等。在發生注冊商標專用權被侵害時,獨占使用許可合同的被許可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排他使用許可合同的被許可人可以和商標注冊人共同起訴,也可以在商標注冊人不起訴的情況下,自行提起訴訟;普通使用許可合同的被許可人經商標注冊人明確授權,可以提起訴訟”規定,注冊商標的被許可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在本案中,商標注冊人星河灣公司與商標使用被許可人宏富公司一起向法院提起訴訟,該行為符合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故宏富公司是本案適格的原告。
二、關于自貢星河公司的行為是否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問題,即自貢星河公司將“星河灣”作為其開發的樓盤標識使用,是否侵害了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的商標使用權。商標是用以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標志。經核準注冊的商標為注冊商標,注冊商標所有人對其注冊商標享有商標專用權。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對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保護,商標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2002年施行,以下簡稱商標法實施條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的司法解釋》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在本案中,星河灣公司受讓取得的“星河灣”注冊商標為服務商標,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6類、第37類,此與自貢星河公司的商品房開發不是同類也不相近似,其法律保護的范圍是核定的服務項目,不應及于住宅小區的名稱和商品房本身。故自貢星河公司使用“星河灣”與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享有的“星河灣”注冊商標專用權并不發生沖突?!兜孛芾項l例》第二條規定,本條例所稱地名包括自然地理實體名稱?!兜孛芾項l例實施細則》第三條規定,居民區、樓群、建筑物等名稱屬于自然地理實體名稱。自貢星河公司在受讓取得榮縣河西新區B2-01宗地商住樓小區工程項目前,“星河灣”就已作為該住宅小區的名稱,同時該名稱亦經有關部門批準,成立地理名稱。自貢星河公司使用“星河灣”標識不具有標識商品或者服務來源的功能,未作為商標使用。因此,自貢星河公司使用“星河灣”標識屬正當使用。商品房作為不動產,相對于普通商品,由于售價、使用期限等因素,消費者在選擇的時候會施以較高的注意力,尤其關注開發商的信譽和實力。在本案中,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在被告使用“星河灣”作為樓盤名稱時,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在四川開發過“星河灣”樓盤,在四川進行過任何形式的宣傳,且自貢星河公司在提供售房服務時,與消費者簽訂了《商品房買賣合同》,在合同中明確載明樓盤及服務的提供者為自貢星河公司,載明的商品房地理位置為榮縣旭陽鎮星河灣,消費者對提供商品房的來源即自貢星河公司是明知的,而不會誤認為是原告在提供出售樓盤的服務。此外,自貢星河公司使用的“星”、“河”、“灣”與星河灣公司“星河灣”注冊商標在書寫上亦不相同,因此,自貢星河公司使用“星河灣”并不會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
綜上,一審法院認為,雖然星河灣公司所有的“星河灣”注冊商標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美譽度,但該“星河灣”商標并非馳名商標,因此不能跨類別保護。由于被告使用“星河灣”標識是直接表示其開發樓盤的名稱及服務地理位置特點的正當使用,且不會使相關公眾對商品或服務來源產生混淆,因此,自貢星河公司在其開發的樓盤、住宅小區冠名中使用與原告的“星河灣”商標相同的“星河灣”標識,不構成對二原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依照商標法第四條第三款、第五十一條、第五十二條第一款第一項、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十二條之規定,判決:駁回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的訴訟請求。
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二審訴訟涉及的焦點為自貢星河公司是否對星河灣公司的商標權構成侵權。經審理查明,自貢星河公司開發的榮縣“星河灣”商住小區是從2006年開始申請、審批立項和建設的,2007年4月29日被準許公開預售,2007年12月26日建設工程規劃竣工驗收合格,到2008年時已銷售完畢。在2006年榮縣“星河灣”小區命名時,“星河灣”注冊商標尚不屬于星河灣公司所有,星河灣公司是在2008年7月14日才取得“星河灣”商標權,故在2008年7月14日取得“星河灣”商標權以前,自貢星河公司將該小區冠名為“星河灣”以及修建、銷售“星河灣”小區商品房的行為不會對星河灣公司的商標權構成侵權。
本案中,星河灣公司注冊的第36類服務商標與本案有關的服務應是為商品房出租、銷售、管理等提供的服務,注冊的第37類服務商標與本案有關的服務應是為商品房建筑提供的服務。由此可見,服務商標本身不能涉及到樓盤名稱。建設、出售、出租、管理的不動產本身采用什么名稱,并不屬于服務商標的保護范圍。為此,由于商標法不能將不動產的名稱注冊為商品商標,星河灣公司主張由于其注冊了服務商標,自貢星河公司樓盤名稱與其服務商標相同構成侵權之主張,缺乏法律依據。星河灣公司的兩個涉案的“星河灣”注冊商標均為服務商標,保護范圍是相關的服務,星河灣公司所注冊服務商標的保護范圍不包括住宅小區的地名和作為不動產的住宅小區本身,故本案不存在住宅小區的地名與注冊服務商標之間的沖突問題。
商品與服務的類似和近似商標侵權的判斷標準之一是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來源構成混淆而產生誤認或誤購。本案中,自貢星河公司使用“星河灣”文字來標示和命名其開發的樓盤,樓盤作為一種商品不會與第36類服務構成類似,自貢星河公司開發的榮縣“星河灣”樓盤與星河灣公司的“星河灣”服務商標之間也不會形成近似商標侵權。一方面,由于樓盤具有價值高、地域依附度強的特點,且交易活動中樓盤通常被分割成諸多小單元逐個銷售,相關公眾會對樓盤開發者的身份、樓盤所處的環境及其配套設施、樓層朝向、戶型結構等施以較高的注意力。尤其是對樓盤開發者的名稱、信譽、實力、以往業績等基本情況,相關公眾通常會單獨施以特別的注意。而且,商品房的銷售必須簽訂書面合同,購房者在與開發商訂立合同時會確定合同的相對方。此時,開發商出售商品房的服務是直接提供的,消費者通常不會對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購房者不會因為只看樓盤名稱就會對樓盤開發商的信息產生混淆,從而導致誤認或誤購。因此,樓盤與不動產服務雖然存在一定聯系,但樓盤的固有特性和樓盤銷售的特有規律使得相關公眾輕易不會對樓盤的來源及商品房銷售主體產生誤認。另一方面,不動產的自然屬性決定圍繞它的服務一般都是在不動產所在地提供的,不動產服務商標的知名度也往往與不動產所處的地域相關,星河灣公司未舉證證明其在四川地區有提升“星河灣”商標知名度的行為,未證明其“星河灣”服務商標在四川地區的知名度。所以,自貢星河公司對樓盤標示和“星河灣”樓盤名稱的使用不可能使相關公眾對樓盤及其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從而導致誤認和誤購,樓盤和第36類服務不構成“商品與服務類似”,自貢星河公司開發的榮縣“星河灣”樓盤與星河灣公司的“星河灣”服務商標之間也不會形成近似商標侵權。
本案相關證據及事實顯示,自貢星河公司只在兩處使用了“星河灣”標示,一是在座落于榮縣旭陽鎮新城的該住宅小區門口使用了“星河灣”,標示住宅小區名稱和地名;二是在與購房者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第一條中有以下表述:“出賣人以(出讓)方式取得位于旭陽鎮星河灣地塊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賣人經批準,在上述地塊上建設的商品房(地名核準名稱)為星河灣”。根據國務院《地名管理條例》的規定,自貢星河公司使用的“星河灣”名稱早在2006年4月10日就已經榮縣河西新區管理委員會批準為標準地名,故在住宅小區門口使用的“星河灣”標示明顯是屬于地名意義上的使用性質。自貢星河公司在與購房者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中使用“星河灣”也完全是作為地名使用。由此可見,自貢星河公司使用“星河灣”標示的方式和目的不是為了區別商品或服務來源,只是作為地名使用,不是作為商標使用。自貢星河公司使用的“星河灣”標示不具有作為商標應具備的標識商品或服務來源的基本功能,其使用“星河灣”樓盤名稱具有合法、正當的理由。二審判決:駁回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上訴,維持原判。
星河灣公司和宏富公司不服該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稱:1、一、二審法院關于被申請人在申請人受讓引證注冊商標“星河灣”前所進行的修建、銷售“星河灣”小區商品房的行為不會對申請人的注冊商標構成侵害的認定無事實和法律依據。2、建造、銷售不動產商品房的服務與不動產商品房本身構成服務與商品的類似,且被申請人的行為已屬在提供銷售不動產商品房的服務中使用與申請人注冊商標近似的標識。3、被申請人使用“星河灣”作為樓盤名稱、標識的行為已屬商標意義的使用,二審法院認定被申請人僅是對地名的合理使用,屬于認定事實不清。事實上,被申請人的行為足以造成市場和相關公眾產生混淆及誤認。請求本院撤銷二審判決;改判被申請人立即停止商標侵權行為,變更其樓盤名稱,不再包含注冊商標“星河灣”文字;向申請人賠償損失人民幣二十萬元;被申請人承擔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在《華西都市報》上登報向申請人賠禮道歉;由被申請人承擔本案一、二審及再審的訴訟費。
被申請人自貢星河公司答辯稱:1、其2007年從自貢市榮泰房產有限公司(簡稱榮泰公司)受讓取得榮縣新城“星河灣”小區工程項目的所有權和開發權,現有證明不能證明“星河灣”商標知名度已經覆蓋到自貢地區及四川省,其主觀上并無搭再審申請人便車的故意。2、星河灣公司的“星河灣”商標只能在36類、37類服務上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并不能延伸到商品。被申請人使用“星河灣”樓盤名稱不構成商品與服務類似,不會造成相關公眾混淆誤認。3、再審申請人沒有證據證明被申請人使用“星河灣”標識提供有關建房和售房的服務。請求本院駁回再審申請人再審申請,維持二審判決。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基本屬實,本院予以確認。本院另查明,2008年1月1日,宏宇集團與星河灣公司簽訂的商標轉讓合同第六條約定“如發現其他單位對上述注冊商標存在侵權行為,無論該侵權行為發生在乙方受讓該注冊商標前還是受讓該注冊商標后,乙方均有權對侵權單位提起訴訟,維護星河灣注冊商標的合法權益。”
本院認為,根據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的訴訟請求,其認為自貢星河公司未經其授權,擅自將“星河灣”作為樓盤標識使用,侵害了其“星河灣”商標權,因此本案焦點是自貢星河公司將“星河灣”作為其樓盤名稱是否侵犯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對該商標享有的權利。
一、關于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能否對發生在星河灣公司受讓該注冊商標前的被訴侵權行為提起訴訟的問題。
本案中,再審申請人星河灣公司是核定使用在第36類、37類不動產出租、建筑等相關服務的第1946396號、第1948763號“星河灣StarRiver”注冊商標所有人,宏富公司為第1946396號注冊商標的被許可使用人。針對與該注冊商標有關的侵權行為,根據星河灣公司與宏宇公司的商標轉讓合同,星河灣公司可以對其受讓商標之前的侵犯該商標權的行為提起訴訟。宏富公司作為商標使用許可合同的被許可人,經商標權人授權,有權就侵權行為提起訴訟。因此,原審法院以“2006年榮縣星河灣小區命名時,星河灣注冊商標尚不屬于星河灣公司所有,星河灣公司是在2008年7月14日才取得‘星河灣’商標權”為由,認定“在星河灣公司2008年7月14日取得星河灣商標權以前,自貢星河公司將該小區冠名為星河灣以及修建、銷售星河灣小區商品房的行為不會對星河灣公司的商標權構成侵權”顯屬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二、關于被申請人將申請人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標作為樓盤名稱使用是否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問題。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條第(一)項規定“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作為商品名稱或者商品裝潢使用,誤導公眾的”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所稱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本案中,星河灣公司享有第1946396號、第1948763號“星河灣”注冊商標的專用權,兩商標分別核定使用于第36類的不動產出租、不動產代理等服務和第37類的建筑、室內裝潢修理等服務,自貢星河公司在商品房上使用該商品名稱。關于商品房與不動產建造是否構成商品與服務類似的問題,根據本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三款之規定,商品與服務類似是指商品和服務之間存在特定聯系,容易使相關公眾混淆。本案兩注冊商標核定的服務類別分別是不動產管理、建筑等,與商品房銷售相比,兩者功能用途、消費對象、銷售渠道基本相同,開發者均系相關房地產開發商,不動產管理、建筑等服務與商品房銷售存在特定的聯系,應當認定為商品與服務之間的類似。關于使用“星河灣”樓盤名稱是否會誤導公眾的問題。根據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從2001年起,宏富公司等單位就開始在南方日報、羊城晚報等相關媒體上對星河灣樓盤進行宣傳,“星河灣”命名的樓盤先后獲得了相關榮譽,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因此“星河灣”文字系該注冊商標中最具有顯著性和知名度的部分。自貢星河公司將其開發的樓盤命名為“星河灣”,由于該名稱事實上起到了識別該樓盤的作用,其實質也屬于一種商業標識,且該名稱與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上述兩個注冊商標中的顯著部分“星河灣”完全相同,呼叫方式一致,加之現代社會信息流通豐富快捷,相關房地產開發商在全國各地陸續開發系列房地產樓盤亦非罕見,自貢星河公司此種使用方式,會使相關公眾誤認該樓盤與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開發的“星河灣”系列樓盤有一定的聯系,容易誤導公眾。因此,自貢星河公司將與星河灣公司享有商標專用權的“星河灣”標識近似的標識作為樓盤名稱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造成混淆誤認,構成對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相關商標權的侵犯,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原審法院認為其僅作為樓盤名稱使用等為由,認為不可能使相關公眾對樓盤及其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該認定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三、關于本案民事責任的承擔
(一)關于本案賠償數額的計算。在本案中,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并未提供其遭受損失的證據,亦未證明自貢星河公司因侵權行為所獲得的利益。根據本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之規定,考慮該名稱系自貢星河公司從榮泰公司受讓而來,自貢星河公司并無主觀利用“星河灣”商標聲譽之故意,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并未進入該地域進行相關房地產項目的開發,以及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未提供自貢星河公司在銷售中使用該名稱的相關證據,且該樓盤已經在2008年銷售完畢等因素,依法酌定本案賠償額為20萬元。
(二)關于自貢星河公司是否應當承擔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在《華西都市報》上向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賠禮道歉的問題。本院認為,根據民法關于善意保護之原則,在商標權等知識產權與物權等其他財產權發生沖突時,應以其他財產權是否善意作為權利界限和是否容忍的標準,同時應兼顧公共利益之保護。本案中,由于“星河灣”已經榮縣河西新區管理委員會批準為標準地名,小區居民已經入住多年,且并無證據證明其購買該房產時知曉小區名稱侵犯星河灣公司商標權,如果判令停止使用該小區名稱,會導致商標權人與公共利益及小區居民權益的失衡,因此本院不再判令停止使用該小區名稱,但自貢星河公司在其尚未出售的樓盤和將來擬開發的樓盤上不得使用相關“星河灣”名稱作為其樓盤名稱。此外,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自貢星河公司并無主觀利用“星河灣”商標聲譽之故意,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亦未證明其商譽遭受損失,對其相關消除影響、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綜上,自貢星河公司將“星河灣”作為其樓盤名稱使用,侵犯了第1946396號、第1948763號注冊商標專用權,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星河灣公司、宏富公司的部分申請再審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款、第十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一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二百零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川民終字第21號民事判決、四川省自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自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
二、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自貢市星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其尚未出售的樓盤和將來擬開發的樓盤上不得使用相關“星河灣”名稱作為其樓盤名稱;
三、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自貢市星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賠償廣州星河灣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廣州宏富房地產有限公司經濟損失20萬元;
四、駁回廣州星河灣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廣州宏富房地產有限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二審案件受理費共8000元,由自貢市星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承擔5000元,廣州星河灣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廣州宏富房地產有限公司承擔300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 闖
審 判 員  王艷芳
代理審判員  朱 理
二〇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劉海珠
 公  告

一、本裁判文書庫公布的裁判文書由相關法院錄入和審核,并依據法律與審判公開的原則予以公開。若有關當事人對相關信息內容有異議的,可向公布法院書面申請更正或者下鏡。

二、本裁判文書庫提供的信息僅供查詢人參考,內容以正式文本為準。非法使用裁判文書庫信息給他人造成損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擔法律責任。

三、本裁判文書庫信息查詢免費,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利用本裁判文書庫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經許可,任何商業性網站不得建立與裁判文書庫及其內容的鏈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書庫的鏡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鏡像),不得拷貝或傳播本裁判文書庫信息。

福建快3一定牛推荐灭神 中科金财股票行情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ipad2急速赛车6 体彩11选五开玩法介绍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 五粮液股票行情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最大遗漏 飞鱼游戏中心 幸运赛车计划免费 河北福利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