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裁判文書 > 深圳市帕納投資有限公司與松下電器(中國)有限公司技術合作開發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判決書
深圳市帕納投資有限公司與松下電器(中國)有限公司技術合作開發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判決書
  • 發布時間:2015-11-26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民提字第194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反訴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深圳市帕納投資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車公廟天祥大廈7B2-A。
法定代表人:陳曉輝,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葛靜芳,山東文康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陳潔,山東文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反訴原告,二審上訴人):松下電器(中國)有限公司(原松下電工(中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景華南街5號遠洋光華國際C座3、6層。
法定代表人:大澤英俊,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黨喆,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王亞西,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深圳市帕納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帕納公司)因與被申請人松下電器(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松下電器公司)技術合作開發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魯民三終字第24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4年8月12日作出(2013)民申字第2355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帕納公司委托代理人葛靜芳、陳潔,松下電器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黨喆、王亞西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帕納公司起訴稱:2006年2月27日,其與松下電工自動門(青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松下青島公司)簽訂《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該協議約定,雙方共同完成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帕納公司作為設計主體,于2006年3月1日之前提供設計方案,帕納公司獨立擁有的地鐵屏蔽門門體技術圖紙,在簽訂本協議后為共同擁有。后帕納公司依約向松下青島公司交付了涉案技術的設計圖紙(電子版本),但松下青島公司拒絕承認帕納公司對此技術享有50%的知識產權。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系涉案技術成果的實際使用人,也拒絕承認帕納公司享有50%的知識產權,故應當與松下青島公司共同對帕納公司承擔相應的合同責任。綜上,帕納公司請求法院判令:1、確認帕納公司對“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的技術成果享有50%的知識產權;2、由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松下青島公司共同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松下青島公司于一審期間提出反訴稱,帕納公司并沒有依照約定向松下青島公司提交涉案技術的設計方案,松下青島公司已經支付的5萬元設計費應當返還。請求法院判令:1、帕納公司向松下青島公司返還設計費5萬元;2、案件受理費由帕納公司承擔。
一審法院查明:2006年2月27日,帕納公司與松下青島公司簽訂《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一份。該協議主要內容約定,一、合作前提:1、由雙方共同完成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帕納公司應在2006年3月1日之前提供地鐵屏蔽門門體的優化設計方案,松下青島公司依據該方案的設計圖紙進行輔助和工程施工設計……;4、此設計方案雙方共同擁有知識產權,由雙方共同申報技術專利……;6、地鐵屏蔽門的銷售按松下電工公司與帕納公司所簽訂的交易基本合同執行;7、帕納公司獨立擁有的地鐵屏蔽門門體技術圖紙,雙方簽訂本合作協議后為共同擁有。二、合作雙方權利義務:帕納公司的權利義務:1、帕納公司提供地鐵屏蔽門門體主要設計圖、樣品制作圖、各種分析數據及技術要求、資金成本的預算……;4、在申請專利時,應確保所提供的技術設計、資料的自主性、真實性、合法性。承擔申請專利費用50%,擁有50%的專利權。松下青島公司的權利義務:1、審核帕納公司的設計圖紙,協助帕納公司修改完善設計技術方案,依據設計圖紙進行輔助施工和工程施工設計。2、承擔申請專利費用50%,擁有50%的專利權。3、承擔地鐵屏蔽門設計的部分費用5萬元。2006年3月31日,帕納公司收到設計費用5萬元。
2006年6月8日,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簽訂《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一份,約定帕納公司為CMEW的“軌道交通專用屏蔽門”的經銷商。該合同第9.1條約定:帕納公司承認和認可,所有與產品相關的專利權(包括發明、實用新型、外觀設計)、商標權、著作權、專有技術及其它知識產權均歸松下電工公司或其他合法權利人所擁有。帕納公司不得以任何方法對前述知識產權的權屬提出異議,也不得向任何主管機關申請、注冊任何與前述知識產權相沖突的任何權利。除本合同明確約定外,本合同及個別合同的任何條款不得被理解為松下電工公司向帕納公司轉讓或許可使用相關知識產權。同年6月23日,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又簽訂一份《交易基本合同補充合同》,該合同約定的主要內容為:松下電工公司指定帕納公司為CMEW“軌道交通屏蔽門”在中國華南地區的經銷商,有效期為5年。CMEW給予帕納公司20%左右的折扣,折扣的前提是松下電工公司對業主的銷售價格為660萬/站臺。本補充合同也適用于以松下電工公司名義參加的投標。
2008年11月20日,帕納公司與松下北京公司簽訂《業務委托基本合同》一份。該合同約定的主要內容為:為了使松下北京公司的屏蔽門產品在廣州、深圳、北京、天津地區的相關工程得以中標,雙方聯合進行前期推廣工作。帕納公司接受委托的業務主要有:1、協助松下北京公司編寫相關工程所需的文件;2、協助松下北京公司與業主溝通以及進行投標的商務運作;3、了解設計方案;4、組織技術交流、向業戶介紹產品等;5、配合松下北京公司做好方案設計及產品選型工作;6、其他松下北京公司向帕納公司屆時委托的事項。該合同有效期為1年。合同期滿后,若雙方無異議,自動延續一年,依此類推。該合同的抬頭甲方為松下電工公司,合同落款處加蓋公章的為松下北京公司。
2009年11月27日,松下電工公司向帕納公司發出聯絡函一份,主要內容為:雙方對2008年11月20日簽訂的《業務委托基本合同》存有異議,原合同于期滿日即2009年11月19日終止。若帕納公司同意松下電工公司于2009年10月26日發出的《關于修改〈業務委托基本合同〉的通知》中的全部條件,松下電工公司可考慮繼續簽訂業務委托合同的事宜。另外,帕納公司在回復中提及的2006年6月8日簽訂的《指定經銷商基本合同》及其補充協議,已經于原合同成立之日(即2008年11月20日)起無效。而且松下電工公司并沒有和帕納公司簽訂任何《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
佛山市南海區力達實業五金廠(以下簡稱力達公司)于2010年6月17日出具證明材料一份,證明帕納公司于2006年元月至2006年4月進駐廣東省佛山南海松崗工業園區天豪酒店二樓進行屏蔽門的研發和設計,并于2006年3月將圖紙交與力達公司進行委托加工生產。2006年4月,屏蔽門生產完畢,力達公司工程人員協同帕納公司將樣品安裝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廠進行展示。力達公司于2007年按照提供的圖紙完成了松下第一條國門1號線(即首都機場線)屏蔽門的加工生產。
證人帕納公司股東兼總經理張某出庭作證稱,“2006年春節期間,帕納公司聯系了力達公司,并委托該廠代為制作屏蔽門生產設備和屏蔽門樣品等。春節后,帕納公司派多名工程技術人員前往廣東南海,并包下了力達公司附近的天豪酒店二樓作為工作場所,松下青島公司總經理丁光智多次前往力達公司,并安排了兩個技術人員輔助繪圖工作。2006年2月底,完成了地鐵屏蔽門設計總圖,制作了立體圖和零部件圖,并將零部件等生產所需的圖紙交給了力達公司制作屏蔽門生產設備和屏蔽門。隨后,帕納公司告知松下電工公司已經完成技術開發工作,松下青島公司于2月27日與帕納公司簽訂了協議。3月1日,帕納公司將全部技術資料交給了松下青島公司的總經理丁光智。4月20號前后,力達公司完成了全部零部件的制作,帕納公司帶領力達公司的工人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廠進行了樣品的安裝。4月26日前后,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邀請廣州地鐵五號線的業主廣州地鐵總公司前往上海實地考察屏蔽門。此后,松下青島公司付給力達公司十萬元的加工費用?!?/div>
證人松下電工公司軌道交通事業推進部原副部長蘇武強一審期間到庭作證稱,“張某以松下電工公司市場總監名義參與多個市場項目開拓工作,松下電工公司使用的屏蔽門技術中的屏蔽門機械結構設計是松下青島公司負責的?!?/div>
2007年8月22日,力達公司與松下青島公司簽訂購銷合同一份,力達公司按照松下青島公司提供的圖紙為松下青島公司生產提供產品。
另查明,2009年,松下電工公司參與地鐵屏蔽門項目工程,得以中標,張某對外以松下電工公司市場總監的名義,參與松下電工公司屏蔽門成果銷售工作。帕納公司接受松下電工公司的委托針對屏蔽門的系統采購項目展開業務,使得松下電工公司的產品得以中標,松下電工公司給予帕納公司相應的報酬。松下電工公司還在蘇州等地參與了其他地鐵項目的招投標,并提供了技術方案和圖紙。
2010年11月15日,松下青島公司向帕納公司發出解除合作協議的通知一份,要求解除雙方簽訂的《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并返還其已經支付的5萬元費用。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為:一、帕納公司是否實際履行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二、帕納公司應否享有“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技術成果50%的知識產權權利;三、松下青島公司是否有權解除《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并主張返還已支付的設計費用;四、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應否承擔相應的責任。
一、關于帕納公司是否實際履行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的問題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并結合其他證據,帕納公司與松下青島公司約定的交易模式為:在簽訂《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時,雙方都認可帕納公司的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圖紙已經存在,帕納公司將獨立擁有的地鐵屏蔽門門體技術圖紙在簽約后轉由雙方共同擁有。在2006年3月1日前帕納公司提供屏蔽門門體的優化設計方案,松下青島公司在審核方案后根據設計方案的設計圖紙進行輔助和工程施工設計。設計方案雙方共同擁有知識產權。地鐵屏蔽門的銷售按松下電工公司與帕納公司簽訂的交易基本合同執行。帕納公司提供的設計方案應當未被第三方公開,且帕納公司應保證技術方案不侵權。如出現無法克服的技術困難導致設計合作失敗或部分失敗的,任何一方發現后應及時通知另一方。根據協議約定,松下青島公司承擔部分設計費用,帕納公司的利益主要通過作為指定經銷商銷售地鐵屏蔽門實現,松下電工公司、松下青島公司、松下北京公司通過合作協議共享地鐵屏蔽門技術并有權進行生產、銷售。
帕納公司未提供將屏蔽門設計技術方案、圖紙交付給松下青島公司的直接的交接證據,但綜合本案其他證據能夠證明:2006年3月31日,松下青島公司向帕納公司支付了合作協議約定的5萬元;2006年4月,力達公司將地鐵屏蔽門生產完畢并將樣品安裝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廠;2006年6月,松下電工公司與帕納公司簽訂了《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補充合同;2007年8月,松下青島公司與力達公司簽訂《購銷合同》,約定力達公司根據松下青島公司提供的圖紙為北京機場線項目生產屏蔽門產品。此后,松下電工公司還在蘇州等地參與了其他地鐵項目的招投標,并提供了技術方案和圖紙。如前所述,松下青島公司支付部分設計費用的時間在合作協議約定的帕納公司交付技術方案、圖紙之后,松下電工公司與帕納公司簽訂《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的時間在地鐵屏蔽門樣品生產完畢之后,該兩項義務是帕納公司履行合作協議實現收益的方式。按照合同履行的順序及交易習慣,在帕納公司如約提供技術方案、圖紙的情況下,松下青島公司才會主動支付約定設計費用。在帕納公司提供技術方案、圖紙符合約定并通過產品生產驗證之后,松下電工公司才會與帕納公司簽約使其實現合作協議約定的利益。盡管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于2006年6月簽訂的《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已被2008年11月簽訂的《業務委托基本合同》替代,但帕納公司通過與松下電工公司進行合作實現合作協議利益的交易模式并未改變。在本案訴訟之前,松下青島公司、松下電工公司均未對帕納公司提供合作協議約定技術方案、圖紙提出異議。
另外,在本案審理中,松下青島公司承認不掌握地鐵屏蔽門設計能力,但在與力達公司簽訂的《購銷合同》中約定北京機場線屏蔽門加工的依據是松下青島公司提供的技術圖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十九條之規定,雖然力達公司、張某、蘇武強的證言“不能單獨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但是可以通過與其他證據的印證對本案事實起到一定的證明作用,因此,本案中的證人證言能夠證實北京機場線屏蔽門圖紙是由松下青島公司交給松下電工公司進行審核、使用,而且松下青島公司除與帕納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之外,并未提供其他取得地鐵屏蔽門技術資料的合理途徑。綜合本案中的合作協議、合同、證人證言、證明等證據,結合各方當事人的商業經驗、判斷能力及相互之間的關聯關系,帕納公司證明其主張的證據證明力明顯大于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松下青島公司方提供證據的證明力,帕納公司主張已經按照約定提供技術方案、圖紙并由松下電工公司實際使用更符合常理及交易習慣。因此,對帕納公司已經實際履行《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予以確認。
二、關于帕納公司應否享有“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技術成果50%的知識產權權利的問題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約定,如帕納公司技術方案已被第三方公開或技術方案侵犯第三方知識產權,松下青島公司均有權以此為由解除合同。而帕納公司實際履行合作協議至今,松下青島公司并未以技術已被公開或技術涉嫌侵權解除合作協議,與帕納公司簽約的松下電工公司也并未就技術已被公開或技術涉嫌侵權提出異議。結合對本案地鐵屏蔽門技術的分析,履行合作協議完成并用于地鐵項目招投標的以技術方案、圖紙為載體的知識產權可作為本案確權的標的物。根據合作協議約定,“設計方案雙方共同擁有知識產權,由甲乙雙方共同申報技術專利”、“任何一方轉讓其共有部分知識產權的,另一方在同等條件下有優先受讓權”。盡管合作協議約定雙方對技術方案的知識產權是“共同擁有”,并未區分各自所占份額。但合作協議同時約定,“雙方各承擔50%專利申請費用、各擁有50%的專利權”。因此,從上述協議約定分析,認定帕納公司享有技術方案50%的知識產權符合合同本意和共同共有的規則。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松下青島公司抗辯稱,《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第9.1條約定“乙方在此承認和認可,所有與產品相關的知識產權均歸甲方或其他合法權利人所有?!坏帽焕斫鉃榧追较蛞曳睫D讓或許可使用相關知識產權?!备鶕摷s定,“軌道交通專用屏蔽門技術”知識產權屬于松下電工公司以及其在日本的母公司所有。一審法院認為,帕納公司作為“軌道交通專用屏蔽門”技術的提供方,與松下青島公司共同享有知識產權。帕納公司作為該產品的“其他合法權利人”與該條款約定并不沖突。松下電工公司、松下青島公司、松下北京公司的該抗辯理由不成立。
三、關于松下青島公司是否有權解除《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并主張返還已支付的設計費用的問題
帕納公司已經實際履行《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在松下青島公司未舉證證明帕納公司存在其他足以導致合同解除的違約行為的情況下,松下青島公司不享有法定和約定的合同解除權,其解除合同并返還已付設計費用的主張不能成立。
四、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應否承擔相應的責任。松下電工公司雖系該技術成果的實際使用人,且對帕納公司與松下青島公司的技術合作協議知情,但因本案系確權之訴,松下電工公司并非合作協議的簽訂方,故帕納公司對松下電工公司的訴訟請求,應當予以駁回。松下北京公司雖在《業務委托基本合同》上加蓋公章,但因其系松下電工公司的分公司,也并非合作協議的簽訂方,帕納公司對其訴訟請求,亦應當予以駁回。
綜上,一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四十四條、第九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六十六條、第六十九條、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八條之規定,判決:一、確認帕納公司對“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的技術成果享有50%的知識產權權利;二、駁回松下青島公司的反訴請求;三、駁回帕納公司對松下電工公司的訴訟請求;四、駁回帕納公司對松下北京公司的訴訟請求。本訴案件受理費1000元,反訴案件受理費525元,共計1525元,由松下青島公司承擔。
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基本一致。另查明,松下青島公司系松下電工公司于2005年11月3日獨資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松下電工公司系松下青島公司的唯一股東,2011年6月,松下青島公司董事會決議公司解散,并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松下青島公司隨后發布了清算公告并對清算報告進行了審計。2012年2月29日,松下青島公司經青島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嶗山分局核準注銷。松下青島公司注銷后,清算剩余的全部資產歸松下電工公司所有。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一、一審法院審理程序是否適當;二、帕納公司應否享有涉案地鐵屏蔽門技術50%的權利。
一、關于一審法院審理程序是否適當的問題
本案中,松下電工公司稱一審期間其于松下青島公司注銷之后向一審法院申請中止訴訟,但一審法院未中止訴訟,屬程序違法。二審法院認為,松下電工公司沒有提交有效證據證實其向一審法院提交過相關申請,經查閱一審卷宗也未發現松下電工公司向一審法院申請過中止訴訟,松下電工公司的該項主張不能成立。
一審中,松下青島公司被注銷,松下電工公司作為松下青島公司的唯一投資主體進行了清算,清算剩余財產全部歸松下電工公司所有,故二審中,松下電工公司作為松下青島公司接收資產的清算主體,可以代松下青島公司繼續訴訟。
二、關于帕納公司應否享有涉案地鐵屏蔽門技術50%的權利的問題
帕納公司主張《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已實際履行,其應享有“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技術成果50%的知識產權權利。二審法院認為,帕納公司未提交有效證據證明其履行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不享有涉案地鐵屏蔽門技50%的知識產權權利。主要理由是:各方當事人對涉案《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補充合同、《業務委托基本合同》系其真實意思表示均無異議,上述合同真實有效,合同簽訂者均應按照涉案合同的約定行使權利、履行義務。上述合同之間的關系為:《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系帕納公司與松下青島公司就合作設計涉案爭議技術簽訂的協議,《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補充合同、《業務委托基本合同》系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就地鐵屏蔽門產品的銷售簽訂的協議。根據《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的約定,帕納公司的主要義務是向松下青島公司提供地鐵屏蔽門技術的優化設計方案,在此基礎上,才能享有地鐵屏蔽門技術50%知識產權的權利?!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二款規定,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中,帕納公司作為主張權利的原告,應當對其享有權利的內容、載體及依據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但帕納公司未能提供有效證據證實其主張。
首先,帕納公司未能證明其主張權利的技術內容和載體。帕納公司始終無法提交證據證實其主張權利的涉案地鐵屏蔽門技術的內容和載體。經釋明后,帕納公司認可無法提交涉案技術的技術方案、技術圖紙,也無證據證明其研發過程。
其次,帕納公司無有效證據證實其依約交付了涉案《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約定的技術成果。帕納公司于一審期間提交了張某的證人證言、力達公司的證明材料、蘇武強的證人證言等證據證明其向松下青島公司交付了涉案技術。但張某時任帕納公司的股東兼總經理,與帕納公司存在利害關系,且其也未能具體說明交付給松下青島公司技術信息的具體內容,對于研發過程也未能說明。力達公司的證明材料也僅能說明帕納公司于2006年1月至4月承包了天豪酒店半層樓,并交付相關圖紙給力達公司進行加工樣品,但該份證據無法證明帕納公司研發完成并向松下青島公司交付了涉案地鐵屏蔽門技術。蘇武強到松下電工公司的工作時間為2007年,涉案《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的簽訂時間為2006年2月,其不可能見證其工作之前的情況,且該證人證言僅表明北京機場線屏蔽門部門的機械結構設計系松下青島公司負責的,故蘇武強的證人證言不能證實該技術來源于帕納公司。一審判決依靠推理認定帕納公司提供了技術方案圖紙,依據不足。
最后,從涉案合同的約定內容來看,帕納公司不享有涉案技術50%的權利。帕納公司與松下青島公司、松下電工公司、松下北京公司就地鐵屏蔽門技術和產品先后簽訂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補充合同、《業務委托基本合同》等。在上述合同中,只有《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中約定有技術權屬的內容,之后的《業務委托基本合同》則只有對銷售情況的約定。其中《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約定帕納公司享有地鐵屏蔽門技術50%的權利。而隨后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簽訂的《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約定,帕納公司承認和認可,所有與產品相關的知識產權均歸松下電工公司或其他合法權利人所擁有,帕納公司不得以任何方法對前述知識產權的權屬提出異議,也不得向任何主管機關申請、注冊任何與前述知識產權相沖突的任何權利??梢?,即便帕納公司之前對涉案技術享有50%的權利,其在之后的合同中也將其享有的該部分權利處分給了松下電工公司或其他合法權利人,其不再享有權利。一審法院認為該條款中的其他合法權利人包含帕納公司,該條款并沒有改變權屬約定不當。另外,雖然松下電工公司與帕納公司表示2008年11月20日簽訂的《業務委托基本合同》取代了之前的書面或口頭協議,但當事人均認可該合同中并沒有改變《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中關于知識產權權屬的約定,所以,該情形并不影響帕納公司對其權利的處分。
綜上,帕納公司系主張權利的一方當事人,應對自己的主張提供證據支持,但本案中,帕納公司既無法明確其主張權利的涉案技術的具體內容和載體,又無有效證據證實其已依約交付了涉案技術方案,且根據《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的約定,帕納公司也不享有涉案地鐵屏蔽門技術的相關權利。
綜上所述,本案經二審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認為,松下電工公司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應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應予糾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六十六條、第六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一、維持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青民三初字第103號民事判決第二、三、四項;二、撤銷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青民三初字第103號民事判決第一項;三、駁回帕納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10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1000元,均由帕納公司負擔。
帕納公司申請再審稱:(一)一、二審法院審理程序違法。本案的一審判決作出日為2012年4月16日,而松下電工公司在2011年9月27日的報紙公告中就明確其權利義務已經由松下電器公司承繼,松下電工公司已經失去了訴訟當事人的主體資格,但是松下電工公司在訴訟中沒有向法院披露主體資格的變更情況。本案二審兩次開庭時間分別是2012年11月7日和12月12日,松下北京公司均委托了代理人出庭,但是松下北京公司于2012年7月9日已經注銷。二審判決時間是2013年6月3日,而松下電工公司在2013年5月3日已經注銷。該公司在注銷后,仍參加了二審開庭,并且二審判決仍將其列為當事人。上述做法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
(二)二審判決缺乏充分的事實與法律依據,適用法律錯誤。1、帕納公司在一審的訴訟請求僅是確認對技術成果的享有相關權利,因此涉案技術內容和載體并非本案必須查明的事實。雖然帕納公司無法提供完整的技術成果載體,但是松下青島公司、松下電工公司先后提交的招標文件(光盤)、首都機場線施工及其他地鐵項目的招投標文件、廣州地鐵招標的部分地鐵屏蔽門門體技術圖紙等對涉案技術成果均有清楚的描述,因而已經具備作出確權認定的條件。帕納公司已經將所有與涉案技術成果相關的資料、電子檔案等一并全部移交給松下電工公司。因此,帕納公司無法向法庭提交證明涉案技術成果內容和載體的相關證據。松下電工公司持有技術成果的載體卻拒絕提供,反而在上訴狀中強調帕納無法提供證明技術成果內容的證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五條的“舉證妨礙”規則,松下電工公司持有證據卻無正當理由拒絕提供,應當推定證據內容對其不利。2、帕納公司提交的證據足以證明其主張,人民法院除根據帕納提交的證據外,還應結合松下青島公司、松下電工公司提交的證據綜合判斷。松下青島公司依約支付給帕納公司5萬元設計費,松下電工公司依約與帕納公司簽訂了經銷商合同并維持了數年的合作,上述事實足以證明帕納未交付約定的技術成果。3、《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第九條系松下電工公司向帕納提供的格式合同中的條款,并非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不能作為判斷案件事實的依據。故請求依法撤銷二審判決,改判并支持帕納公司的訴訟請求。
松下電器公司答辯稱:1、帕納公司應明確其主張權利的技術的內容和載體,并證明該方案已交付給松下青島公司,且該技術方案符合合同約定和法律規定。帕納公司從來沒有提供過設計地鐵屏蔽門門體的技術方案,不能確定其主張權利的內容和范圍。而且帕納公司也未舉證證明其交付過涉案技術方案。帕納公司只有三份間接證據支持其關于涉案技術已經交付的主張,分別是張某、力達廠和蘇武強出具的證詞。但這三份間接證據都因真實性、關聯性和可信度的重大瑕疵而不應采信。2、帕納公司沒有履行《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合同應當予以解除,設計費用應當退還。3、松下公司基于以往研發經驗、公開文獻以及其他公司的技術支持,自行完成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4、松下電工公司與松下北京的注銷不影響二審的實體審理,也不會改變二審的判決結果。首先,松下電工公司的注銷時間為2013年5月3日,在松下電工公司的注銷登記被核準之前,其法人主體資格有效存續,可以作為當事人進行民事訴訟,包括提起上訴。其次,松下電工公司的注銷時間發生在二審的庭審調查和辯論結束以后,對二審的實體審理并無影響。最后,松下北京公司與本案無利害關系,其注銷與否對本案二審實體審理并無影響。故請依法駁回帕納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院再審審理查明,2012年7月9日,經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松下北京公司注銷。
2011年9月27日,松下電器公司和松下電工公司分別發布公告稱:根據松下電器公司和松下電工公司的董事會決議,松下電器公司擬以吸收合并方式合并松下電工公司,承繼松下電工公司所有的權利義務。2013年5月3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準予松下電工公司注銷登記。
一審判決作出時間是2012年4月16日,二審法院受理案件的時間是2012年9月25日,二審法院調查詢問時間是2012年11月7日和2012年12月12日,二審判決作出時間是2013年6月3日。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是:一、二審法院是否違反法定程序。二、帕納公司是否履行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以及是否應當享有涉案技術50%的權利。三、《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是否改變了涉案技術的權屬約定。
一、關于二審法院是否違反法定程序的問題
松下北京公司在本案二審立案之前已經注銷,二審法院仍然允許其參加了庭審,并在判決書中將其列為一審被告,上述處理明顯不當。但是因為一、二審法院未判決松下北京公司承擔任何民事責任,帕納公司對此亦未提出異議,所以雖然松下北京公司在注銷后參與了二審庭審,但是對二審判決結果并未產生實質性影響。
雖然松下電工公司在本案判決之前已經注銷,但是在二審庭審期間,松下電工公司的法人資格仍然存續,依法具有訴訟資格,可以參加庭審,二審法院允許其參加庭審并無不當。此外,松下電器公司以吸收合并方式合并松下電工公司,承繼松下電工公司所有的權利義務,因此,雖然二審判決作出之時,松下電工公司已經注銷,但是不會影響二審判決結果的執行。
二、關于帕納公司是否履行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以及是否應當享有涉案技術50%權利的問題
各方當事人對涉案《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的真實性均無異議。依據協議約定,帕納公司的主要義務是向松下青島公司提供地鐵屏蔽門技術的優化設計方案,包括地鐵屏蔽門門體主要設計圖、樣品制作圖、各種分析數據及技術要求、資金成本的預算等,在此基礎上,才能享有地鐵屏蔽門技術知識產權的50%。帕納公司現在主張享有涉案技術50%的知識產權,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帕納公司應當提供證據證明其已經履行了合同義務,即需要證明涉案技術存在,亦即需要證明涉案技術的內容、載體以及已經交付。
本案中,帕納公司主張已經將涉案技術方案交付給了松下青島公司,但既未提交技術方案的紙質版或者電子版,亦未提供證據證明其研發過程,始終無法證明涉案技術的內容和載體以及已經交付。帕納公司雖然于一審期間提交了張某的證人證言、力達公司的證明材料、蘇武強的證人證言等證據證明其向松下青島公司交付了涉案技術方案,但是上述證據都屬于間接證據,且其真實性、關聯性尚待進一步證實,不足以證明帕納公司已經向松下青島公司交付了涉案技術方案。此外,帕納公司主張松下青島公司支付了5萬元設計費,雙方此后又簽訂了《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補充合同、《業務委托基本合同》以及持續合作多年等,用以反證帕納公司已經履行了《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但是,雙方在協議中僅僅約定松下青島公司承擔地鐵屏蔽門設計的部分費用5萬元,并沒有約定支付該設計費用的前提是交付涉案技術方案,因此即使松下青島公司支付了上述費用,也不能反證帕納公司已經交付了涉案技術方案。同時,《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補充合同、《業務委托基本合同》系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和松下北京公司就地鐵屏蔽門產品銷售簽訂的協議,與帕納公司是否交付涉案技術方案沒有任何關聯,而且依據上述協議,松下電工公司已經給予了帕納公司相應的報酬,上述協議的簽訂和履行不能證明帕納公司已經交付涉案技術方案。
帕納公司在無法證明涉案技術的內容和載體以及已經交付的情形下,主張享有涉案技術50%的知識產權的訴訟請求不應當支持,二審判決認定帕納公司不享有涉案技術50%的權利并無不當。
三、關于《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是否改變了涉案技術權屬約定的問題
帕納公司和松下青島公司在《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中約定,帕納公司享有地鐵屏蔽門技術50%的權利,而隨后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在《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中約定,帕納公司承認和認可所有與產品相關的知識產權均歸松下電工公司或其他合法權利人所擁有,帕納公司不得以任何方法對前述知識產權的權屬提出異議,也不得向任何主管機關申請、注冊任何與前述知識產權相沖突的任何權利。二審法院據此認定帕納公司在《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中將其享有的涉案技術50%的權利處分給了松下電工公司或其他合法權利人。二審法院上述認定明顯不當,應當予以糾正。首先,《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簽訂時間在《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之后,其關于知識產權權屬的約定不應當具有溯及力。其次,《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對知識產權的權屬約定屬于一般籠統約定,未涉及涉案技術。最后,《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簽訂方為帕納公司和松下青島公司,《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簽訂方為帕納公司與松下電工公司,兩份協議的當事人不同。此外,松下青島公司于2012年2月29日才注銷,即《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簽訂時,松下青島公司仍然存續?;谏鲜隼碛?,《指定經銷商交易基本合同》中關于知識產權權屬的約定不能變更《地鐵屏蔽門門體設計合作協議》關于涉案技術權屬的約定。
綜上,二審判決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雖有不當之處,但是判決結果正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維持二審判決。
審 判 長  金克勝
代理審判員  秦元明
代理審判員  宋淑華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周睿雋
福建快3一定牛推荐灭神 股票推荐平台 手机大乐透app下载 快乐12高手追号技巧 北京赛车公式走势规律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福利彩票排列7结果 股票融资怎么操作 河北快三开始时间 快乐8稳赚计划
 公  告

一、本裁判文書庫公布的裁判文書由相關法院錄入和審核,并依據法律與審判公開的原則予以公開。若有關當事人對相關信息內容有異議的,可向公布法院書面申請更正或者下鏡。

二、本裁判文書庫提供的信息僅供查詢人參考,內容以正式文本為準。非法使用裁判文書庫信息給他人造成損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擔法律責任。

三、本裁判文書庫信息查詢免費,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利用本裁判文書庫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經許可,任何商業性網站不得建立與裁判文書庫及其內容的鏈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書庫的鏡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鏡像),不得拷貝或傳播本裁判文書庫信息。

股票推荐平台 手机大乐透app下载 快乐12高手追号技巧 北京赛车公式走势规律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福利彩票排列7结果 股票融资怎么操作 河北快三开始时间 快乐8稳赚计划